昆虫正在消失,而这即将引发一系列连锁反应,最终击倒属于人类的那张多米诺骨牌

不知道你有没有注意过,几十年前,在乡村路上开车时,汽车挡风玻璃上都会有虫子出现,现在这种现象已经不复存在。

这是一个不容忽视的事实,但这方面的相关研究还很少。

我们知道昆虫太小,很难引起人们的注意,毕竟它们不会像大象或鹰隼那样吸引人们更多的目光。

但它们确实面临无论种群还是种类都在急剧减少的现状。

又危言耸听?

昆虫种类急剧下降过去50年中,所有哺乳动物、鸟类、爬行动物和鱼类的种群数量平均减少了60%,而昆虫的情况更为糟糕,其种类减少量是脊椎动物的两倍。

昆虫种类数量减少趋势已持续了一个世纪,但在最近几十年里更是急剧下降。

悉尼大学的弗朗西斯科·桑切斯·巴约(Francisco Sánchez-Bayo)和昆士兰大学的克里斯?威克胡伊斯(Kris Wyckhuys)研究了来自欧洲和北美有关昆虫减少的73份数据,他们发现:昆虫的生物多样性在全球范围内受到了威胁,未来几十年里全球将会有40%的昆虫物种灭绝。

数据比较表明,一些当地特有物种的灭绝速度比哺乳动物、鸟类和爬行动物等脊椎动物的灭绝速度要快八倍。

连锁反应昆虫危机应该引起我们所有人的极大关注,因为昆虫是所有食物链的核心。

昆虫种类超过100万种,约占已知动物种类的70%,它们为大多数植物授粉,在保持土壤肥沃和控制害虫等方面都功不可没。

但是遗憾的是,目前所有的数据都表明昆虫灭绝这一趋势不可避免,其中,蝴蝶和飞蛾受到的影响最大。如果昆虫消失,那么受其连锁影响的种群,如鸟类、爬行动物、两栖动物和鱼类等高等动物也将会随之消失,这会对整个地球生态系统造成毁灭性打击,就会发生“自下而上的营养级联反应”。

英国苏塞克斯大学生物学家、自然资源保护主义者戴夫·古尔森(Dave Goulson)在《卫报》再次提醒:“无论我们是否喜爱昆虫,没有它们的话,我们人类将无法在这个地球上生存下去。”

第六次物种大灭绝进行时

在过去40亿年时间里,由于陨石撞击、漫长冰期和大规模火山爆发等自然原因造成的物种大灭绝共发生过5次。

而在这第六次物种大灭绝进程中,加速物种灭绝的因素是人!

随着人口数量的增加,人类为了满足对食物、能源的需求,变本加厉地开发土地,昆虫的栖息地正在被一片片地抹去,光秃秃的田地取代了以往大片郁郁葱葱的植被。

城市化进程加快、气候变化、环境污染等使昆虫的栖息地进一步减少,而昆虫吃的植物又遭受入侵植物的竞争……

这些因素累加在一起,导致了昆虫快速消失。

虫子很讨厌,但是为了生态系统的稳定,也要拯它们。

开始行动起来吧:限制人类对地球的影响。

人类是野生动物快速消失的决定性因素,对昆虫来说亦如此。

保护栖息地很重要,同样重要的是,注意减少工业和化学农业对环境的影响。我们还有时间来得及对我们的农业生产方式进行大规模的改革。

另外抗击气候变化也至关重要,对热带地区的许多昆虫物种来说这一点尤为关键:虽然有一些“利好”的现象正在发生,例如,全球变暖促使北欧某些蝴蝶的数量增加,是因为它们适应了海拔高度发生变化的情况,进而扩大生存范围所致。但与这种趋势相反的是,世界上一半昆虫的数量却在下降。

虽然那热带地区气候变暖可能对某些物种有利,但在热带地区,昆虫对增加的热量几乎没有耐受性,因而会受到很大的打击。

采取果断有力的政治行动,或还能遏制和逆转昆虫减少趋势。昆虫也是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一部分啊!

编辑:金婉霞
责任编辑:樊丽萍
来源:世界科学

附:

昆虫灭绝是不祥预兆

导读:昆虫构成了地球生态系统不可或缺的一环。若任由昆虫数量锐减,无异于拉动触发地球环境崩溃的引线。

文/安贾娜•阿胡贾
译者/马柯斯
来源:英国《金融时报》(2019年3月8日)

说到“俭以防匮”这句箴言的典范,屎壳郎(学名蜣螂)当仁不让。目前约有6000种这样的物种喜欢摆弄其他动物的粪便:把粪便滚成球,埋起来,在里面产卵,并以粪便为食。

这些亮晶晶的昆虫为地球的平稳运转做出了贡献,它们的作用包括疏松土壤和处置含有寄生虫的粪堆,否则这些寄生虫会感染牲畜。然而,蜣螂正受到栖息地丧失、杀虫剂、入侵物种以及(在热带地区)气候变化的威胁。最近发表的一篇科学评论还指出,蛾子和蝴蝶格外脆弱。

据《生物保护》(Biological Conservation)杂志称,按目前的减少速度计算,约40%的昆虫物种将在未来几十年内面临灭绝。除了粪便不能得到处理外,还有其他潜在影响:昆虫是食物链上不可或缺的一环,昆虫消失将使以昆虫为食的鸟类和哺乳动物挨饿。

如果这些证据是从更广泛的栖息地收集而来,那将更有说服力:该项评估涵盖的73项个别研究大多覆盖美国和欧洲。话虽如此,它支持这样一种观点,即我们正在经历“第六次物种灭绝”,责任主要在于人类,栖息地丧失主要是因为集约型农业。世界自然基金会(World Wide Fund for Nature)去年发布的《地球生命力》(Living Planet)报告提出,1970年至2014年间,脊椎动物物种数量平均减少了60%。

地球上6条腿的生物的数量远远超过我们,而它们的繁殖能力在动物界无可匹敌:东非白蚁的蚁后每两秒钟就能产下一个卵;举个更贴近生活的例子,一只雌性家蝇在不到一个月的生命内可以产下多达900枚卵。目前已知的昆虫种类约有100万种,但实际可能多达3000万种。有些物种是出了名的群居性生物:据计算,一个蝗虫群可能有多达10亿只蝗虫个体。

尽管很多人认为昆虫令人讨厌,但《虫界》(Bugged)一书的作者大卫•麦克尼尔(David MacNeal)称赞它们是“世界的杠杆扳动者”。昆虫为动物(和人)提供食物,并给作物授粉。如果没有昆虫的参与,地球将堆满腐烂的废物。昆虫构成了这个细密交织的行星生态系统不可或缺的一部分。若任由昆虫数量锐减,我们将无异于拉动一根引线,最终可能触发地球环境系统崩溃。上述评估的作者们表示,昆虫大量灭绝可能带来“灾难性”后果。

最近,智库——公共政策研究所(Institute for Public Policy Research)发布了一份同样悲观的报告。报告题为《这是一场危机:面对环境崩溃的时代》(This is a crisis: facing up to the age of environmental breakdown),它提出了三个要点——表土侵蚀和物种灭绝等因素正在迅速破坏环境稳定;政界人士和政策制定者历来忽视环境考量;而穷人可能是受影响最大的群体。

该机构进一步警告称,“避免全球社会出现灾难性后果的机会之窗正在迅速关闭。这些后果包括经济不稳定、大规模非自愿迁徙、冲突、饥荒、以及社会和经济体系潜在崩溃。”

有一个词再次出现:“灾难性”。预计它将界定人类纪(Anthropocene)——人类正在留下自己印记的这个新的地质时代。气候变化或许最终被提上全球议程,但环境并非单一课题的挑战,无论是海冰融化、农药滥用还是塑料污染。或者昆虫末日。如果蜣螂消失了,其告别礼物将以恶臭来说明问题:一堆堆腐烂的、满是寄生虫的粪便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