藜麦艾香脆皮棕,试问人类味觉的极限

作为传承了几千年深厚历史文化和在国内外有较大知名度的粽子,做法口味品种非常多,有三角、四角的,有圆的方的,有湖南的长棕,四川的辣棕等等,有越南棕日本棕,缅甸棕朝鲜棕等,粽子已经成了一种统称,一种传说。

因地域上的不同,常用的粽叶有箬(ruo)叶,芦苇叶,粽巴叶,还有一种直接用艾叶包着米直接蒸的粽子。

另外粽叶在蒸煮后要是长时间不褪色保持绿油油的那你就要注意了,天然的叶绿素是会褪色的哦。

  1. 榛蘑先用水泡开,剪去根部,洗干净以后切成碎(榛蘑带着原始的松香,浓烈却不张扬,不愧是山珍美味)。

2.藜麦一份糯米放五份的比例洗干净用水泡开,水稍微放多一点煮熟,把切好的榛蘑和葵花籽炒香,放进藜麦糯米饭、盐、酿造酱油拌匀即可,备用着。

3.把艾叶放开水里面烫一下,放进搅拌机加水,搅拌好以后不要过滤,拌进面粉里,揉成稍硬的面团。

4.把揉好的艾面切成小块,压成薄片,再切成正方块。

5.用艾叶皮把准备好的藜麦糯米放进去,封好放在烤箱架上,表面刷点油。

6.烤箱开上下190度,烤至皮脆拿出,准备吃饭。

要点:藜麦糯米烧的黏一点,味道调的稍重,因为外层的艾叶是没有味的,艾叶的量随口味投放,面粉里想要调的颜色很绿那需要放不少。在包紧的情况下也可以炸,不过我感觉烤出来的味道更好。

不知道舌尖上的人类所能调和的味觉极限在哪里,或许只能用没有最好、只有更好来回答吧。刚开始吃的时候是皮脆的咔擦声,接着立马就是复合的烤艾香喷涌而出,柔糯的口感中夹带着藜麦的弹牙,回味中榛蘑的鲜香在脑中回荡,在脆韧香鲜的交错中、从来没有过的体验又达到一种极致。

亲测体验汇报完毕。我也知道由自己来评测不是最合适的,但不如实说又不行,只能尽量压缩简短点,不然咋办呢?

“藜麦艾香脆皮棕,试问人类味觉的极限”的2个回复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