她开了家仅有一张桌子的饺子店,没有收银员,无酒无肉,却治愈无数过客!

有多少人的理想的生活是:择一座小城,开一家小店,贩卖幸福,温暖了自己,也温暖别人?在中国,就有这样一个姑娘,用一碗素饺,一张桌子,一份随喜的价格,温暖了无数过客。

/01/

厦门老旧的居民区里,斗西路斑驳的巷子内,一家开了4年的素食馆子静静待在那里。

推门进去只有一张大桌子,有人在这一头包着饺子,桌子另一头吃饺子的人里,有匆匆的上班族,有修行的僧侣,还有旅行的外国人。

墙上的小黑板写着24节气及应季食材,还列着当日饺子馅料中的食材。

老板娘一大早从市场背回来的素馅,包在各色的饺子皮里。来吃饺子的人,自己煮好开吃。

离开时,按照小黑板上的价格,把钱放入墙角的铁盒里,找零也从中翻找,一切全凭自觉。

晚上老板娘出去上课,小黑板上就写着:“珠珠出去上课啦~饺子在冰箱里,请自己煮饺子。”客人推开门,自如地烧水煮饺子,把钱放进盒子里,如果有下一波客人来,还会帮忙招呼。

/02/

这店的主人珠珠,是一个生于广西大山的85年姑娘。主职工作是瑜伽师,在经历过人生的起伏后,她想要找一个小角落,成为属于自己的地方,成为自己的家,储存着许多温暖。

得知这家小店的出租信息,面积小,租金低,没有犹豫就租了下来。自己吃素,所以做素食;饺子有着慢慢拿的中国味道,那不如开家素食饺子馆吧。

至于盘子和饺子这个店名,也是一种价值观的传达,饺子可以说是最包容的食物,任何馅料都能做出别样的美味,而盘子是责任,所有的任性、跳脱,都需要建立在完成了自己责任的基础上。

开业之初,本想着饭钱随喜,但工商局觉得这样开不下去,不发执照,无奈下,才有了定价。

珠珠坚持只用一张大桌子,让陌生的食客,能够相互结识、陪伴,在这一顿饭的时间里,好好跟周围的人说说话。

每个周末,社区里老人和孩子来参加免费的包饺子活动时,笑声总是在小小的房子里回荡。

和孩子们熟悉了,总有孩子嚷着要来当收银员。而往来的食客,为了让店顺利开下去,总是偷偷放多一些钱。

2013年至今,整整4年,依旧是靠珠珠教课的费用养活这家小店,但已经成为许多人寻求温暖的地方。

珠珠的生活很棒,一种朝九晚五之外,新鲜而有趣的生活。

/03/

 珠珠,今年32岁,但她已活出别人两倍的人生。她的故事,有高潮起伏的时刻,也有释然后的宁静平淡。

珠珠出生于广西桂林。那是一个有山有水有爱的地方。珠珠的童年,是和爷爷奶奶、外公外婆,在广西的大山里度过的。那时的天很蓝,云很白,风很清,日子虽苦,却充满了爱。

那时她常常跟着爷爷去山里采茶,用茅草和树皮做鞋,用竹子做筷子;跟着外公外婆,去帮助夜市捡垃圾的流浪儿童。老人们的善行,也在珠珠的心里,点亮了温暖的火苗。

桂林风光

后来,珠珠长大了,离开了大山。也许是从小便知道生活的不易,珠珠格外努力。她不负家里人的期望,念书、考学,一步步走出了大山,去了广州上学,毕业后也如愿进入大公司,找到了一份安稳的工作。

但五年后,她却辞职了。2003年,当珠珠低头在公司里翻阅文件的时候,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噩耗,远在家乡的外婆,去世了。

那一年,外婆病重,但她一个上班族,并没有太多的时间,回老家照顾外婆。也许是心存侥幸,也许……至亲离世,却未能见到最后一面。思念、懊悔、遗憾、悲痛,这些情绪交杂着,缠绕在她的心尖,压得她喘不过气来。

但上天,却丝毫没想给珠珠喘气的机会。外婆去世不久,爷爷奶奶也相继离世。而身边要好的两位同事相继查出癌症,更是让珠珠迷惘不已。她不停问自己:

“一个人花掉所有时间,与生命中最重要的部分渐行渐远,得到的报酬不过是一点稳定的工资,这样真的值得么?”

2007年下半年,珠珠辞职了。她只身一人前往北京,学习瑜伽。那时的瑜伽师证是10000多块,冥想师证是6800块,珠珠用上所有积蓄,还跟朋友借钱才勉强把学费交上。但她是铁了心,要学一门技能。

“做个自由职业者多好啊,最起码可以随时回家,去想去的地方,离开人世的时候好歹不留遗憾。”

当时的想法,现在看来,或许有些幼稚。但大概那时的珠珠也未曾料到,从此,瑜珈就像一扇门,让她找到了真正想要的生活。

临行前,珠珠和罹患癌症的同事约定:

“你好好活着啊,等我回来教你练瑜伽。”

瑜伽重在“修心”,但刚开始上瑜伽课和冥想课程的时候,珠珠的心都无法定下来。

练习时,当周遭的一切变得静谧时,她的心,却如江涛般翻涌;那些湮灭许久的往事、故人的音容笑貌,都如烟一般升腾出来。

她不停想起儿时山上的茅草,想起夜市的晚上,想起离世的外婆、爷爷、奶奶,想起患癌的同事……一想起来,眼泪就止不住地流下来。

珠珠的瑜伽老师看在眼里,却也不多说什么。有一天,下课后,老师将珠珠拉到一边,跟她说:“身体是灵魂的房子,当身体老了,或是生病了,人的灵魂就会离开这座房子。”老师的话,让珠珠想了很久很久。

渐渐地,珠珠开始能凝聚精神,心平气和地静坐,呼吸也能与身体的动作相应了。后来,珠珠自然也顺利拿到了瑜伽师证和冥想师证。

但患病的同事,却没等到她回去上第一堂瑜伽课。死亡的风,再一次从珠珠的耳畔掠过,但这一次,她已有一颗大心,去盛下悲痛,输得出力量。

/04/

生命的年轮一圈圈加厚,世界的本来面目像琥珀中的甲虫,越发纤毫毕现,需要我们更勇敢地凝视。

“这具身体的效用时间很短暂,在死亡面前,1岁和50岁没有区别。我不知道自己的生命到哪里结束,但在有生之年不辜负每一天。”

珠珠开始听从自己的内心去生活。她成了一名瑜伽老师,课时费随喜,生活也随喜。那段时间,她到处漂泊,学生在哪,她就在哪。她调侃自己可能是最穷的瑜伽老师,但也是能突然“暴富”的人。

“反正也从来没饿着过。”

她在白沙古镇,跟着佛音,走到福国寺。在得知这里收留了十来个贫困的孩子们后, 她便留下来做义工。她和孩子们一起练瑜伽,拉着手在星空下唱歌跳舞。孩子们灿烂的笑容,便是她最大的慰藉。

她和志愿者们去藏区做善事。看到村民们把他们认为最珍贵的煮饭的锅,和摘下的杏花一起,摆在路边来迎接他们。那一刻,她突然就热泪盈眶——你赠人一分,却得十分。

她跟华人慈济会关怀难民。为身患残疾的逃难儿童募钱,也到过约旦,叙利亚,伊拉克三国交界的战区,为难民发放物资。

有人问珠珠,在危险的战区做义工,她怕吗?她也只是轻描淡写地说:“我没有想太多,想做就去做了,如果真死在某个地方,我也认了。”

而令她意想不到的是,在难民营,她竟收获了爱情。一天晚上,一个和她一起为一百吨大米守了三个星期的德国工程师,突然问她:“珠珠,你可以成为我的女朋友吗?”珠珠没有答复。

后来,他们一起去劳伦斯沙漠,发放一千双德国二手鞋和旧衣服。沙漠缺水,当地人很少洗澡,浑身散发着臭味。但那个德国工程师不在乎,他跪着帮孩子们穿鞋,笑着拥抱他们。

再多的甜言蜜语,也敌不过一个温暖的细节。这个暖心的举动,彻底打动了珠珠。她瞬间决定,做他的女朋友。

他们牵手至今。而珠珠开素食饺子店,是在2013年的事情了。珠珠将她的生活理念,倾注在这家店里。

/05/

那一年,珠珠觉得飘来荡去许多年,应该找个地方安定下来。“我想在世界上有个属于自己的地方,有个自己的家,里面储存着许多温暖。”

她最早想开一家饺子店,是觉得饺子很能代表中国。在中国的传统文化里,饺子代表着“阖家团圆”。

珠珠本人是一个素食主义者,店里的饺子和面食都是素的。她还曾到迪拜去宣传过素食。

©盘子与饺子

在深入瑜珈修习的过程中,她开始吃素,当时只觉得吃素舒服,食物干净。没想到,这一吃,就坚持了8年。

她说,这里是“家”,没有人想一直在外漂泊流浪。食客明明来自五湖四海,此刻却在这小小方圆里,在这小小方桌上,畅所欲言,亲如家人。

“来的早的客人,会将食物分享给等待中的客人,人与人之间的距离轻松被打破,这是一种超越食物的美好。”

与其说这是一家餐馆,倒不如说是一个温馨的小家。在这儿吃饭,像在家里一样。

原本毫无关联的人们,因一碗素饺,汇聚在这一小小方桌上。由最初的略带矜持到夜话长谈,离开的时候竟然也有萍水相逢后的不舍。

大概人和人之间的羁绊,便是如此:随缘而来,恰恰好随喜相逢;随缘而去,匆匆过随风淡忘。

生命何其短暂,

既然无处可逃,不如喜悦;

既然没有净土,不如静心;

既然没有如愿,不如释然。

 

更多素食相关

长按二维码关注

素食趣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