哪里的荔枝最好吃?福建人请不要跟广东人争

你打开这篇推送的时候,可能会突然想起,你家冰箱里的荔枝已经放了几天,变味了。

要知道,冰箱里有大量荔枝的人是奢侈的、幸福的。这可能意味着你在荔枝产地出生,或者有来自荔枝产地的朋友。

亲朋都很挂念你,他们认为你在大城市吃不到新鲜荔枝是件特别痛苦的事,而大城市卖的荔枝,根本不能吃,管它什么地方名品,哪有老家门口从小吃到大的那款出色。

“妈,这是从化荔枝……”“扔掉,哪有茂名老家的好,我明天给你寄过去。”

家里人会用在荔枝上撒些水,用白色泡沫箱仔细封好,嘱咐相熟的快递小哥快点送,恨不得把家门口那两棵荔枝树都给你快递过来。

隔天,你用刀轻轻割开胶带,就能看到像洗过桑拿的一大箱荔枝君,带着一身湿热,吐露鲜香气息。

荔枝,水果中的尤物

荔枝有多好吃?大家都知道,宋代有个大诗人为了荔枝,竟然愿意流放岭南。

拿一颗荔枝,手指轻戳顶部枝端,揭下一块皮来。白得剔透的果体间,紧凑的瓣与瓣把汁水全簇拥着。

香味牵着你的嘴,勾着你的牙,凑近咬上一口,顷刻间,香浓软糯酥脆清甜在七窍之间破开,像一个装满了果香和果汁的袋子在脑海和口腔中爆开,其香萦绕不息

此时你只想没文化地飚一句,啊,真他娘的好吃,不枉我等了一年。

不到南方荔枝产地,是绝对吃不到真正的“荔枝味”的。

鲁迅南下广东之前,在江浙吃过干荔枝、罐头荔枝、陈年荔枝,但不曾吃过新鲜的荔枝。来广东后,鲁迅吃了第一颗刚摘下数的新鲜荔枝,从此就上了瘾。

日啖荔枝三百颗还不够,鲁迅还要跟朋友写信“炫耀”。

广东的5月,荔枝一上市,鲁迅就吃了两三回,写信给朋友说:“确比运到上海者好,以其新鲜也。”7月,鲁迅开始懂得荔枝品种了,“吃糯米糍,龙牙蕉,此二种甚佳,上海无有……”。

此时给鲁迅一个手机,他一定会拍照发朋友圈,而且必须拍下晶莹剔透的新剥荔枝。宋人蔡襄说荔枝“色泽鲜紫,壳薄而平,瓤厚而盈,膜如桃花红,核如丁香母,剥之凝如水精,食之消如绛雪”,一点都没有过誉。

唯美食与爱不可辜负,何况是荔枝?

“水果之王”属于谁有很多说法,但“水果之后”一定是杨贵妃也爱吃的荔枝。

明代生活家张潮就说:“笋为蔬中尤物;荔枝为果中尤物;蟹为水族中尤物;酒为饮食中尤物;月为天文中尤物;西湖为山水中尤物;词曲为文字中尤物。”

所谓尤物,食色兼备,欲罢不能。

十七世纪波兰籍天主教耶稣会来华传教士卜弥格著作《Flora Sinensis》(译:中国植物志)笔下的荔枝树。

我们正在拿命吃荔枝

当然,如果你吃到一个虫蛀或者变质的荔枝,另当别论,毕竟连虫子和时间都和你一样贪恋荔枝的美味。此外,这种爆开的浓郁味道也会让交警误以为你酒驾,因为荔枝确实和酒一样醉人。

吃得完的叫荔枝,吃不完的叫爱;吃一点叫岭南人般的享受,吃太多叫岭南魂的召唤。

每年都有大量因过量进食时令水果而出现各种问题的案例。每当嘴边有佳肴,没人记得物极必反的道理。最近一位7岁的小朋友就因为空腹吃了太多的荔枝而昏迷,被诊断为“荔枝病”,其实就是低血糖,严重时会送掉小命。荔枝里面含有的降血糖化合物MCPG和HypoglycinA是低血糖的元凶,而非盛传的果糖。

而吃荔枝之所以常常发炎,并非因为糖分高或果肉残留牙缝导致细菌感染,而是因为荔枝果肉含有一种具有“促炎”效果的水溶性蛋白,食用过量,很可能会引起“上火”炎症。但为了这一年一次的美味,上火又算得了什么呢?

专家指出,儿童应少吃荔枝。

吃荔枝要快,因为荔枝不好保存。荔枝果皮带缝,氧化酶又不停制造黑色素,自体还释放着乙烯,从摘下来就迅速老化,吃上顶鲜的只能去荔枝产地守在树旁。

正因为黄金时间极短,才会有“一骑红尘妃子笑”的古代都市极速传说,以及“一日色变,二日香变,三日味变,四日色香味尽去”的迷之倒计时。

古代皇家快递送荔枝是真的快,唯有绑上甲马的戴宗才能与之一战,但戴宗估计扛不动妃子要吃的量。要知道,古代可没有“冷藏低氧保鲜液”的当代冷链运输三件套,也没有“装袋浸水放冰箱”的现代居家保鲜技巧,拼的就是一个“有钱马快美人嗔”的皇帝三连:没有钱,你尝什么鲜。

当代驻颜有术,对付荔枝也有高招。速冻荔枝可以整整睡上一年,只问你敢不敢吃这”僵尸美馔”。荔枝保存难,但还好荔枝季节长。三月开始有出现越南进口荔枝,四五月海南妃子笑一骑当先,六七月桂味、糯米糍等两广名荔后来居上。

冰冻荔枝拿来泡酒,亦是美味。

闽粤荔枝,哪个最好吃?

妃子笑的命名法则,据说是“荔枝红绿相间,像妃子掩面偷笑”,这个槽点满满的说法让我一时语塞:大姐你妆都花成这样了,半边脸是绿的,居然还笑得出来,更过分的是,居然有人欣赏得来。

五六月上市的海南白糖罂,名字起得极好,想不到古人也这么有网感:白糖似的甜,不是重点,强调甜到有毒,才是王道。与之抗衡的是6月中上旬出场的广东选手糯米糍,这个命名也很通感,把荔枝的软糯、浓甜、溜圆以及自带甜品属性的种种给说全了。

茂名地区盛产黑叶,核大、汁多、爽脆、实在,和茂名人的性格很像。黑叶的黄金期很短,只有六月下半月这短短十来天。越是尝之不易,越是容易吃多,有幸收到黑叶的各位,请悠着点。

荔枝中的王者——桂味,果皮带棱,果身饱满,带桂花香,端的是个性满满:尖锐,窈窕,不只好吃,且额外附赠花香,这个设定,简直自带名媛范。

一说到哪里的荔枝最好吃,福建人和广东人可能就要吵起来了。

荔枝界的“闽粤之争”至少可以追溯到北宋,从福建人蔡襄写《荔枝谱》就开始了。人人都知道莆田的假鞋和民营医院,却很少人知道,这里也是荔枝之乡。

但是,无论福建人怎么吹本地荔枝,荔枝还是广东第一。福建人如果敢哔哔,小心广东人把他也吃了。

深圳荔枝公园的荔枝遭游客乱采摘,据不完全统计,今年就已经有5人因为摘荔枝而受伤。

荔枝有很多吃法,直接剥食已很诱人,泡淡盐水吃、吃掉薄膜都可以降火,冷藏后可化燥气而补阴,荔枝叶煎茶可防腹泻。

潮汕和闽南人的一种“魔改吃法”最为闻名,须以清甜的潮汕酱油蘸荔枝(那些用咸到发苦的老抽试吃然后骂街的我不知道作何评论),既有盐水的降火作用,还可以去酸涩感。理论上吃杨梅菠萝芒果橙都可以蘸酱油,但并非人人如此。

总之记得,吃就要吃鲜,鲜的大都甜;品种各有优势,桂味不可不吃;吃太多,轻则开车被误查酒驾,中则吃到喉痛且火大,重则身体出现反应要挂;低血糖别吃,空腹别吃,没熟的别吃!

荔枝虽好,可不要贪剥呦。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