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科学院教授:我们为什么要素食?难道只是因为健康的肉食难寻吗?

无论从健康角度,还是保护环境的角度,我们都应该素食。

素食,从来都是利大于弊

素食,从环保和健康的角度都是利大于弊的。

然而,人类毕竟是馋肉的,过去能够吃上肉的,只有富裕家庭才能够实现,现在普通家庭都可以吃上大量的肉,这主要得益于养殖模式变化。但是,由此而引起的食物安全问题,也客观上逼迫一些消费者放弃吃肉,逐渐转向素食,这也是不争的事实。

以前要一年才能长大的猪,现在五六个多月就能出栏,肉食鸡在激素作用下可在45天内出笼。生产者因了解生产过程的危害,从来不吃自己的产品,任其流向市场。

以前,我们欣慰只有牛、羊等少数食草动物不吃激素,是放心肉,然而,遗憾的是,在利益驱使下,人们也喂养这些动物含各种激素的“鸡饲料”和“鸭饲料”,有些人还偷偷喂养瘦肉精。

人工饲养环境下,鸡、鸭、鹅、猪、鱼、虾、龟、贝、牛、羊等等肉类产品,或多或少地摄入了激素、抗生素、瘦肉精、安眠药、苏丹红、甚至避孕药等等天然食物链中原本不存在的东西。

我们为什么要素食?

现在素食的人越来越多了,很多地方成立了素食协会,办有素食餐厅,比如郑州、洛阳、荷泽等地。教导孝道提倡素食, 2017年10月在新乡举办的零污染村庄论坛,3天几百人的会议全都食素。佛教界历来也是尊崇素食主义。

我们为什么要素食呢?前年表哥家办喜事,洛阳的表姐、表哥回来参加婚礼。席间,几位表姐、表哥无一例外全部吃素,我好奇地问他们为什么素食?表姐告诉我“吃素能治病”。她原来有很严重的心脏病、高血压,从重症监护室出来以后,她开始“吃素”,坚诗吃素多年,现在她的病已全好了

我问“不吃肉”,是因为担心肉食品的安全性吗?她说“是的,因为买不到安全的肉食品了”。而我了解的当地一位癌症患者,在医院做完手术后,生活中食素,现在身体状况很好,至今没有复发

一位农民兄弟告诉我养殖业的现状和他的担心。农村一个养鸡厂喂的鸡死了(40多天养成的肉鸡),农村人节省,把这鸡喂了家里的狗吃了。之后,鸡又死了,又喂了这只狗。连吃了2只死鸡,家里这只很健壮的狗,不久也死了。农民兄弟告诫我,市场上速成的鸡鸭不能吃,养殖厂的人就从来不吃自己养的动物。

邻居家媳妇生了二胎,奶水很少。这对夫妇薪水不高,买奶粉要花很多钱,再说母乳喂养对孩子也好,就找中医看病。医生开的方子有穿山甲、王不留行等中药,要求配猪蹄炖着吃。她从集市买来猪蹄和药一起炖了吃,开始还有一点奶水,吃一段时间,一点都没有了。

我问她,生老大时,有没有奶水,她说第一个孩子是母乳喂养。这么看来生孩子没奶不是产妇的问题,是猪蹄的问题。工厂化养殖的猪蹄吃了就不下奶,还回奶!一位妇产科大夫也不无担心地告诉我,现在很多产妇生了孩子后,下不来奶水,不知为什么。

问题出在哪里呢?

市场肉食品安全性出了问题!

我的朋友曾经有几次吃肉食品过敏的经历。6个月长成的速成猪,你可能觉得不好吃,那么是不是想找养殖时间长的猪呢,偶而也是能碰到的(猪肉皮厚的一般喂养时间就长)。有一次,她就在集市买到了这样的猪肉。煮熟吃后1个小时,身体刺痒,竟过敏了!

她不知缘由,后来就又买了一次喂养时间长的猪肉,类似的过敏情况再次出现。敢情喂的时间越长、毒性越大啊!市场上买的鸡、鸭、鱼,吃后也时尔有过敏的情况。

我的朋友是过敏体质,其他人食后可能没有感知,不会过敏。没有过敏的人,并不意味着无毒性,长时间对身体的毒害而无自知,从而造成多种更严重的疾病。患高血压、糖尿病、心脑血管等各种疾病的人,如果继续吃有毒的肉食品,身体想恢复是不可能的

几年前,和一位大型养殖企业的老总谈起那年“黄浦江漂死猪”事件,因为和他很熟,他谈了养殖业的一些情况。他说现代养猪厂死亡率一般在15%以上。那么多的死猪怎么处理?都是通过地下黑市流入食品行业。当年就是因为市场查的严没办法卖了,没办法运出去了,只有抛江了。

这几年,养殖厂都建有焚烧炉以焚烧死猪。有次到农村,就看到农民大哥拉一大车锯末样的东西往田里撒,问是啥,他俏俏对我说,是从猪厂拉的焚烧死猪产生的油等锯末混合物。据说这东西上庄稼地很壮,不知这东西对土壤安全否?

养殖企业,饲料有很科学的配比,防役也很严格。就是这样,死亡比例还是这么很高,为什么?原来1年养成的猪,现在6个月长成,原来8个月长成的鸡,现在几十天就长到三、四斤,没有激素能长那么快吗

且这些猪、鸡多是添加剂、转基因饲料喂养,不用抗生素死的会更多。速成鸡鸭可能站都站不起来,一次禽流感,就会让养殖厂的鸡鸭全死掉。吃了这样的肉食品,会健康吗?

一次,我问养鸭厂的技术员,你们养的鸭子是做烤鸭用吗?他说不是,这是48天养成的,皮太薄,挂不起来,做烤鸭用的是56天养成的。

一直对鱼有好感。有一天,养鱼的对我说鱼也是买饲料喂的,怪不得现在那鱼吃着没有味道。

我们楼上的阿姨原是生产队的劳动模范,她就说不喂饲料的猪肉、鸡好吃、香,有原来的味道。鸡蛋好不好吃,不在于是柴鸡下的蛋还是品种鸡下的蛋,而在于喂的啥料。

那么多大型养殖厂,动辄几万头的猪,几十万尾的鸡鸭,猪粪、禽粪臭气熏天。据说抗生素用的太多了,不会发酵腐熟。微生物都不光顾,废弃物如何循环利用?难怪养殖厂的粪很多生态农场都不敢用。动物拉的粪上地都嫌弃,肉还敢吃吗

植物生长需要的是矿物质,有机物只有被分解后才能利用。工业化的养殖厂动物粪不能利用,做生态农场就需要种植、养殖结合,建立自循环系统,不然生态种植就没有肥源。

2017年的年末,我们带着疑问参加了在贵州铜仁召开的第九届中国社会生态农业(CSA)大会,会上张孝德老师讲“不能用工业科技来解决生命农耕的问题”,我很认同。

我们的养殖业是不是出了问题?蒋高明老师曾经计算过,如果我们吃谷物的话,能节省很多的耕地,13亿中国人需要2亿亩的耕地,如果吃肉食品就需要更多的耕地,消耗过多的资源。

无论从健康角度,还是从保护环境的角度来讲,我们都应尽可能素食。

要健康,就素食。

PS:蒋高明 (植物学家),博士,研究员,中国科学院博士生导师。文中“我们为什么要素食?”来自:汝州市生态农业发展协会副会长 崔素侠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