古人是怎么讲究吃素的?千年的中华美食文化少不了素的身影

640

我国的饮食文化博大精深,各个地方、各个民族都有其特色的菜,如同一座座行走的饮食博物馆,且在长年累月的发展之中,还逐渐形成了极具华夏代表性的“八大菜系”。

640

然而不管是哪个地方的菜系,素菜始终都是与地方特色菜并驾齐驱的特色饮食文化。在漫长的历史进程中,素食是绝大多数中国人的选择与实践,深受文人雅士、僧人居士所推崇。   那我国的素食文化都有什么特点呢?千年之前的素食与今天的素食又有什么区别呢?今天我们就一起来一探究竟吧! 继续阅读“古人是怎么讲究吃素的?千年的中华美食文化少不了素的身影”

香港号称素食者天堂,竟有人用素食成功抗癌!

最近发现有一个话题在香港引发了热议,那就是香港的素食餐厅!不知港漂们当中有素食爱好者吗?

亚洲善待动物组织(PETA Asia)选出亚洲十大“素食友善”的城市,结果香港排名第6名。全亚洲排名头三位的分别是台北、新加坡及清迈。

刚到香港的时候,万万没想到香港竟然有这么多素食餐厅,一些素食餐厅价格亲民而且还能把素食做成肉类的口感,非常高能

今天就带各位港漂们走进香港的素食文化,去感受一下为何香港号称素食者的天堂?

素食引发网络热议

有人曾经在Facebook素食群组中,贴上一间纯素餐厅的食物照片,照片中铺头中的3位店员叫了牛腩面、猪手面外卖在素食店里吃继续阅读“香港号称素食者天堂,竟有人用素食成功抗癌!”

这位女大学教师说:停止吃肉,可以克制许多欲望

韩李李

艺术家、雕塑家,插画师,

同时也是一名大学老师

这样一位才华横溢的女孩

为何选择了素食呢?

让我们一起请聆听她的素食故事

韩李李和她画的保护动物漫画

2月的严寒中,上海的气温已跌到冰点,而韩李李只穿两件单薄的麻衫外加一件并不厚实的棉质外套,她说这样已足够,并不会感觉冷。

位于凯旋路上的虎咖啡是韩李李经常作画的地方,在这里忙活了大半天,也没见韩李李喝一口热饮,她时不时嚼上几口自然农耕的生豆苗,渴了便剥一个橙子来吃。韩李李的背包里装了三个火龙果、四个橙子、一小袋橘子以及一大袋生豆苗,这些就是她一天所有的食物。

韩李李有很多身份——艺术家、雕塑家、原创形象阿拉兔的作者、坚定的动物保护和环境保护的积极行动者,也是大学老师,但之所以有这些有别于常人的生活习惯,还是缘于她是个素食者,更是个生食者。

过去三年里,她从不吃加工过的熟食,包括加热过的开水。比起以前,吃得虽然变简单了,可身体却更结实了,生病的次数也更少了,甚至连跟随她数十年的头痛、高血压、肿瘤等家族遗传病也完全不辞而别。

聊起吃素的理由,韩李李坦陈,非关宗教,而是纯粹的不忍。 继续阅读“这位女大学教师说:停止吃肉,可以克制许多欲望”

清代的民间素食文化

作为一种文化,素食是一种特定的历史产物,在不同的时代具有不同的形式与内容。清朝是我国封建社会发展的最后一个高峰,素食的发展到此时已较为完善,而且从杂素、仿荤到清素的嬗变趋向与时代的变迁有着比较清晰的联系,具有典型意义。

 清代民间素食的内容

素食发展到了清代,在烹饪技艺方面已经非常完善了,素食的三大流派清素、杂素、仿荤并存且渐有融合。康、乾时期,社会承平富足,此时的民间素食以杂素与仿荤两类为主流。这从清朝中期的三本食谱所收录素食的情况可见。

从对《调鼎集》、《随园食单》、《随园食单补证》这三本书所收素食的统计可以看出,清朝中期,仿荤及杂素菜所占的比重是比较大的。这很容易理解,生活富足了,人自然想吃得好些,吃素只是偶尔的点缀一下,换换口味,即使是经常吃素的,也不是都很习惯素菜的清汤寡水,而杂素与仿荤既能满足其吃素的要求,又滋润香滑得快朵颐。

清末的薛宝辰作《素食说略》,记载了清朝末年的177种素食,内容从调味品的制作到酱、腌小菜,到各式菜肴,到饭粥点心,多为日常所习见,考究而易作,在这177种素食中,杂素的数量为零,仿荤的素食只有3种。这一特点在清朝的素菜谱中显得非常突出。

素食观念与其社会背景的关系 

素食在其产生的初期,多与斋戒活动及服食修仙有关,而服食修道更是素食的一个重要源头,汉唐以降,这种素食观念一直绵绵不绝。到了清朝,由于见多了前人的教训,对于长生不死的传说人们已是以姑妄言之、姑妄听之的态度来对待了。《阅微草堂笔记》云:“尝见一人服松脂十余年,肌肤充溢,精神强固,自以为得力,然久而觉腹中小不适,又久而病燥结。无药可医,竟困顿至死……古诗‘服药求神仙,多为药所误’,岂不信哉!”“问服食延年,其法如何?曰:药所以攻伐疾病,调补气血,而非所以养生。方士所饵,不过草木金石。草木不能不朽腐,金石不能不消化。彼且不能自存,而谓借其余气,反长存乎?”荒诞、有损健康的追求长生的素食观逐渐被人们抛弃了,这是清朝素食在观念上不同于前人的地方。 继续阅读“清代的民间素食文化”

一个素食主义者:吃素缓和了我与世界的关系

有一天,我看着镜子中的自己,对自己说,这样的生活不能再继续下去,决定改变生活现状。从哪里入手呢?饮食是最直接,也是无法回避的切入点。这对我是个严重的挑战,食物可以说是我最贪着的物质。因此,我将我打算素食的想法告诉亲朋好友时,大家不以为意,只当是阵快速便会消散的清风。

△饮食和人的精神状态有关。本文作者/摄

素食正成为一种国际潮流。

在经济发达的欧洲、美国等地,素食逐渐成为一种社会等级的判断标志。台湾随处可见素食餐厅;上海有100多家素食餐厅,几年间增长了一倍多。纪录片《舌尖上的中国》中提到,中国如今素食人口已超过5000万,且持持续上升之态。

1、因战争而吃肉

古代社会,普通人每年食用肉的数量非常少,客观物质条件限制着普通人食用肉食的数量和品种。杜甫著名的诗句“朱门酒肉臭,路有冻死骨”形象的反应了充足的肉食在古代是少数特权阶级的特权。

充足的肉食供应伴生着对肉食的限制,限制肉食的原因,出自古人对德性的追求。

古代的肉食文化和素食文化都属于少数特权阶级,素食文化的精神属性,以丰盛的肉食供应作为前提。普通人对食物没有选择的条件,也免去了很多烦恼。吃肉还是吃素,对于贵族阶层构成了一个命题,对于该命题的讨论留下了很多轶事和诗文。

从《诗经》的雅、颂开始到明清小说,在众多的文学作品中,士大夫们留下了大量精致的饮食描写,其中不乏风流趣味。东坡肉竟以苏轼的号命名;蜚声海内外的宫保鸡丁,据说以清末名臣四川总督丁宝桢的荣誉官衔“太子太保”为名。

《红楼梦》第四十九回“琉璃世界白雪红梅,脂粉香娃割腥啖膻”中,贾宝玉和史湘云在雪地梅树下烤鹿肉,引来大观园中诸位贵族小姐们一同食用。林黛玉却嘲笑她们是“一群花子”。史湘云由此做出了文学史上的著名回复:“你知道什么!’是真名士自风流’,你们都是假清高,最可厌的。我们这会子腥的膻的大吃大嚼,回来却是锦心绣口。” 继续阅读“一个素食主义者:吃素缓和了我与世界的关系”